第三十三章 三年(1 / 2)
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!

三年后!

光和五年(公元182年)!

三年间,辽东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!

李杨凭借前世的记忆,旁敲侧击的令人前往望平县(辽宁省阜新市)的西北方寻找煤矿,吏员不敢推辞,于是领命前往,经过简单的勘探之后,果然发现一处储量巨大的煤矿!

有了煤,火炕自然应运而生!

李杨令商贾一路向北,向胡人购置羊毛,而后将羊毛浸泡在装满鲜花的木桶里,去除羊毛的膻味,再经过清洗,晾晒之后,由妇人将羊毛织成毛衣,穿在身上,十分暖和。

随着火炕与毛衣的出现,北方的冬季,似乎也变得温暖了许多!

三年来,李满内修政理,外抚胡虏,将辽东郡治理的井井有条,辽东郡的人口也迎来了一波大爆发,人口整整翻了一番,由从前的二十万激增至四十余万!

辽东富庶,远近闻名,幽州黎庶纷纷举家前往辽东生活定居!

三年来,辽东郡犹如后世承办奥运会的京城般,大街小巷,城里城外,俱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!

举家迁徙而来的黎庶在吏员的带领之下,亲自动手,为自家修建房屋!

李满拿着李杨亲手绘制的图纸,将辽东郡治下所辖的十一个县城,复又重新扩充整修了一番!

首先,在四面城门上增筑箭楼,箭楼高达两丈有余,设有三层射击孔,箭楼的出现,可大大增加守城将士们的瞭望与攻击范围,可谓火力十足!

其次,在城墙处增设马面,马面上可放置投石车等超远程攻击武器,两侧射击孔亦可令进攻方受到守军的三面打击!

最后,在原有的基础上增筑瓮城与马道,可加固城门防御,加大进攻方的突破难度,马道则是守军上下城墙的通道!

箭楼乃是划时代产物,余者皆是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了一番加强与改良!

自此之后,胡人寇边的频率亦随之减少了许多!

仅仅三年的时间,辽东郡便完成了脱贫致富的转型之路!

随着辽东郡的转型成功,朝廷对其也越发重视了起来!

光和三年,未免李氏在辽东之地一家独大,太常袁隗向天子上奏,迁刘虞为幽州刺史,天子准奏!

一月后,刘虞单人独骑前往幽州赴任!

前文说过,在灵帝时期,刺史的权利,并不是很大!

但凡事总有个例外,刘虞便是这为数不多的例外之一!

刘虞,字伯安,汉光武帝刘秀之子东海恭王刘强之后,此人乃是正经八百的汉室宗亲,其血统至少甩出中山靖王之后十万八千里,起码人家无需靠织席贩履来维持生活。

刘虞就任幽州刺史,便是天子向李家传达的一个信号,天子想通过此举来敲打李满:爱卿已在辽东做了十多年的封疆大吏,也该挪挪窝了!

李满是聪明人,一点就透,刘虞前脚刚上任,天子立时便收到了李满请辞的奏疏!

天子下诏安抚一番,道:“卿正值年富力强之时,不可无故请辞!”

接诏时,从旁观礼的李杨,却是有些糊涂了!

见长子一脸狐疑的望向自己,李满笑道:“首先,态度很重要!”

李杨默默颔首!

“其次,伯安上任不久,对幽州之地多有不熟之处,陛下需要为父从旁多多提点帮衬一二!待伯安熟悉,捋顺了幽州的政务与人际关系之后,便是为父入京为官之时!”

对此,李满非但没有丝毫的不满,反而还挺高兴!

李满不比李杨,他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,在李满看来,入京为官,才是为人臣子的终极目标!

董卓乱政之前,京官的权利可一点都不小!

三年前,赤眉与韩当被李满派往边关驻守,经过三年的历练,二人均得到了十足的成长,随着时间的推移,二人的军职也发生了不小的改变,皆累功升至统兵百人的屯长!

李满在二人的考绩中,给出了很高的评价:实心用事,历练有成,未来可期!

诸人中,变化最大的当属王良,他与三百名良家子一同接受由李满专门为其量身定制的魔鬼训练,三年间,王良与众人同吃同住,一同接受特训,被训练的死去活来!

期间,不断有旧人离去(死去),又不断有新人加入,唯一不变的是疯狂的洗脑,近乎于变态的训练内容,以及意志坚定的王良!

无人知晓王良等人究竟经受了怎样强度的训练,李杨也只从福伯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一部分信息!

王良等人每日睡四个时辰,除睡觉之外,其余时间,皆在训练中度过,就连吃饭,亦有强制性的规定,每日三餐,餐餐有肉,日食肉与粟米各二斤,未完成者,需受鞭笞之刑!

入营第一年,三百名良家子由专人教授其骑马,射箭,体能,格斗,等战斗技能!

入营第二年,三百人被分成三十组,十人一组,接受实战训练,起初是十人搏狼,而后是十人驱豹,最后是十人逐虎!

作战勇猛无匹,悍不畏死的大多死了,苟到最后,学会与同伴进行配合的大多活了下来,多数半大少年,均在此项特训中夭折,对此,李满却好似充耳不闻般,铁了心的要将此项特训进行到底!

初闻下属禀报时,李满面无表情,只是淡淡的道出六个字:不计任何代价!

入营第三年,王良等人迎来了入营以来最为艰巨的挑战,众目睽睽之下,三百名身着胡衣,手持长戈的胡人,由福伯亲自押送,驱赶至营地之中!

这是一支由三百名胡人战俘组成的军队,由李满精心挑选而出,他们是用来检验特训成果的试金石!

李满有言在先,此战,若胡人得胜,则赐其金帛,令其返家,至于败,那就没啥可说的了!

这是一场至死方休的战斗,失败的一方,将永眠于此!

李满命人从营内牵出三百匹战马,将其分派给胡人,而后紧闭营门,营门外置弓弩手,但有临阵脱逃者,无论汉胡,一律格杀勿论!

胡人纷纷上马,在一名百夫长的带领下,纷纷转头望向营门方向,那是他们回家的方向!

百夫长持戈直指王良等人,为己方鼓舞士气道:“战胜他们,一起回家!”

百夫长话音刚落,阵中旋即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之声!

胡人畏李满如虎,他们不敢夺路而逃,只能依令而行!

王良打马出列,缓缓开口:“吾等世居辽东,深知胡虏之害!如今幸得主公垂青,授吾等保境安民之能,吾等自当投桃报李,报主公授业之恩!”,说着,王良抬枪直指,朗声大喝道:“杀胡之日,就在今朝!饥餐胡虏肉,渴饮匈奴血!杀尽胡虏,还辽东以太平!”